趣谈“家家贝”风味腊肉

顶栏.png趣谈“家家贝”风味腊肉

• 吴全云 •

诗曰:血浓于水莫若家,游子唯智走天涯。

     绵绵浓情思乡味,对饮明月逐浪花。

“家家贝”,一方名产。带着浓郁馨香的乡愁情思,传递着古老的文字符号,编织着华夏民族的血脉纽带,沿着“丝绸之路”,漂洋过海,在有华人聚居地方,成为海外赤子舌尖上的家乡味。那就是秦巴腹地平利地方特色产品,盛丰源公司生产的“家家贝”风味腊肉干。人们因“家”而激起无尽的思念,因“贝”而招来富有的滚滚财源。

“家家,为腊肉产品冠名,而成为著名商标,随嫁产品一道风靡于海内外,得益于这一由来久远而深邃的文字符号,冠名者独具匠心,其寓意与这一地道特产名副其实,且相得益彰。对其名号的阐释还得从华夏文字起蒙而说起。

中华文明五千年,古人的智慧结晶,莫过于创造了文字。“家”的初始形成,《说文解字》释道:“宝盖头为屋也”,“豕为猪也”,两字合写即为“家”。说明有家就有猪,无猪不成家,可见古人驯养野兽是从猪而开始的,以狩猎养猪维系“家”的繁衍生息,从原始部落薪火相传而来。“贝”者,古代用贝壳作为货币,又用作装饰,故“贝”字多与钱财宝物、装饰品及贸易商品相联系。“家”与“贝”的巧妙组合,意为财富的富有而维持家的兴旺发达,二者的有机联系,涵盖着“天地人和”的寓意本源,再以“家家贝”为其地方腊肉特产命名,既是对“家”的最佳阐释,又是承载维系民族情结的文字象征,亦呼应于古人“天人合一”的人文理念。不言而喻,“家家贝”,传递家的眷念,记忆家乡的味道,关联民族情结,带着古老信息与现代文明相融合,一道走向世界而熠熠生辉。

华夏先祖的智慧,从象形文字开始,就传递着东方文化的丰富内涵。平利大地被称为女娲故里,史载“九君抟土作人处”。亦为女娲文化发祥地。女娲,华夏始母,母系氏族的部落首领,她以“抟土造人,炼石补天,断鳖立极,斩魔救灾”的丰功伟绩,拯救了人类,而母仪天下。但她那个时期的缺憾是没能解决人类繁衍中的“群婚现象”,人们只知其母,而不知其父。因婚姻的械斗也给人类自身带来许多灾难。因此,“家”的诞生,伴随着父系氏族社会的出现,“一夫一妻”的雏形成为人类繁衍生息中的优化转机。

相传在父系氏族社会里,女娲山周边一个部落村寨,有一幢仅能遮风避雨的木构架茅草屋,屋檐下挂着风干的野猪肉条块,里面住着一对年轻男女。饿了,一起享受猪肉的美餐,一顿顿,一天天,肉味飘香的日子让他们生活在一起。当猪肉快吃完的时候,男子即把没啃完的肉骨头用绳子绑在一起,做成项圈套在女子的脖子上,绳子的另一端拴在屋子里,告诉女子莫要逃跑,等打猎回来就有吃的了。果然,没多久男子满载而归,带回来新的猪肉。就这样,猪肉飘香的日子让他们生活的很美满。不久,小生命出现了,茅屋下的男人、女人,有了可爱的娃娃,屋檐下时断时续悬挂的风干猪肉,伴随着孩子的哭声和笑声,也增添了这个“家”的苦愁和快乐。在狩猎肉食不能满足之后,他们想到了对野猪的驯养。于是,把房屋建造以大树作支架,盖成两层茅屋,楼上住人,楼下养猪,使他们有了养家的食物来源。因此,古人对家的认知从那时开始,后来,创造象形文字符号就自然而然把屋内有猪组合在一起,传递着人类之“家”的远古由来。

一个“家”字跨越人类历史长河,泛起一道维系亲情的脉络彩虹,无论何时,人们都会将出生地的家与远方的家“家.家”相连,心犀相通,因亲情、爱情而发生牵挂,家成为人们拼搏、奋斗,战胜一切困难的力量源泉和充满希望的方舟。家会让普通人变得伟大,也是让伟大变得平凡的地方。人们称家是父亲的王国,母亲的世界和孩子的天堂。因为家是用心、用爱、用情、用笑而编成的一道港湾。家文化由“家”衍生而来,古老的符号“屋下有猪”,拓展开来,深邃的文化内涵,将具有无穷感召力的“家”装点得五彩缤纷。

“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”。平利地处秦头楚尾,巴山北麓腹地,传统农耕文化源远流长,素有用野生饲草养猪的习俗,终年劳作,以猪多、肥多、粮多而自给自足,过着循环往复维系妻儿老小生计的田园生活。农家以每年养好两头以上的大肥猪,来衡量家庭日子是不是宽余,家庭主妇还相互攀比,以肥猪养得大和多而感到自豪,体现勤劳致富的光彩,农家孩子上学回家,必须学会“打猪草”的技能,这也是耕读为本的必须课。每当寒冬腊月,家家以宰杀肥猪来慰藉一年的辛劳,因此也叫“杀过年猪”。和乡亲们一起,吃过一餐“泡汤肉”之后,就要将鲜肉用传统方法腌制和熏炕,以便贮藏。一代一代沿袭着先辈对腊肉的收藏智慧。农家往往以“膘肥肉厚”来庆幸一年百事顺头,煮好一块“刀头肉”,首先要祭奉山神土地,灶爷财神,企盼来年风调雨顺,四季平安。宰杀的生猪,解块计数一直沿用古人计数法,在背脊的膘头上切上深浅不同的刀口印记,记载这方肉的鲜肉重量,称为“刀码子”;解块形状也颇有讲究,要求条块整齐,肥瘦兼顾,重量匀称,一般贯用“猪大猪小,36个茆”的分割法,并将各部位肉块冠以名称,诸如:猪头项圈、前胯后蹄、甲方子肋、腿胫坐臀之类,家庭主妇对此更是细数家珍,了如指掌来安排一年中节庆宴会和平素待客食用。也是检验她会不会“过日子”的家庭俗规。日常生活中,对老人的孝敬,对孩子的关爱,对自身辛劳的慰藉,莫过于以“烹肉吃”来表达家的温馨。当然,当地农家诸多习俗中,把猪肉叫为“大肉”,除猪为“六畜之首”外,更重要的是肉属于人们礼尚往来的“大礼”之物。猪头为祭祀贡品。大年三十,煮好整块猪头,先祭祀天神,再敬奉先祖,然后才能分解入盘;猪蹄为肘膀,是孝老尊师的贵重礼品,特别是新婚大礼,男到女家娶亲,首礼必备“一方一肘”或“二方双肘”。以上乘腊肉送礼的习俗沿袭至今,亲朋往来,农家都以“一个猪蹄和一块腿胫肉”来馈赠,表达朴素淳真的情感。

传统的农家餐桌更为讲究,隆重的筵席必办“八大件”,一般席面也是“四大六小”,其中主菜都是大肉,或炖或蒸、或炒或煎,拼成色、香、味、形俱佳的大盘。“八大件”中必有四道猪肉荤菜,“豆腐炖猪蹄”或“蒸全肘”更是一道首菜;其它再以鸡鸭鱼相配。“四大六小”中,要以猪肉做成的“双红臀”“双条扣”来体现席面的丰盛。若一席中,只是单数,出现“凑碗子”,便显得席面逊色,主人会为此感到歉疚。在日常待客中,主妇也会拿出自己最好的厨艺,或炒或煎,将大肉做成几道花样美味,肥而不腻,瘦而不柴,淳香浑厚,余味无穷。用上好的招待让客人满意而去。即便是农忙请人帮工,对做力气活的乡亲也要做上精美的“肥大片”待客,以示主人厚道和舍得。肉食盘中餐,家家情相连,把一方民俗交融得宽厚淳朴,真诚亲切。

“腊味浓情家家贝,天涯海角家乡味。”一款农家腊肉的精品之作,“家家贝”脱颖于古老的农耕文化,传承着“家”的情结和礼俗,成为东方文化的天使,是“丝绸之路”上的馈赠佳品,从女娲故里的茶马古道,驶向驼铃边塞,传递到大洋彼岸的远方之家,让人们青睐不已。如今“家家贝”成为海外游子家乡味的“座上宾”,源于它的天生丽质,原材料产于秦之南“巴山硒谷”,取原生态野生饲草和泉水喂养的生猪之肉,采用数百年来秦巴山区传承的秘方腌制,再用杂栗、柏树、艾枝烘炕熏干,辅以现代加工工艺精制而成,尤以“酒点”“茶点”产品为上乘,低脂而不油腻,易携带且食用方便,以“肉色棕红,闻之喷香,食之味妙”而倍受食客垂涎咂舌,茶余酒后会情不自禁的由衷感吟:举头邀明月,天涯思故乡,家家贝,真切的家乡味!

 作者 照片

平利县盛丰源食品有限公司向全县人民拜年!39FFC93F6975B2706660201B11A1D6D8.png